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尘飘絮

飘尘和飘絮,浪漫老情侣。六十开博客,晚岁多旖旎。

 
 
 

日志

 
 

一片落叶  

2012-03-19 18:11:11|  分类: 原创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片落叶 
刘苏

    姑奶奶去世了。

    昨天,姑奶奶的外甥——我的表伯从唐河县城去看她,表叔就去地里叫,发现姑奶奶躺在麦田里。正在拾柴禾的姑奶奶,安静的死在早春的原野上。

    姑奶奶84岁了。我们都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妈妈说,上次回去的时候,姑奶奶老是自言自语,我怎么还不死呢?

    在我小的时候,姑奶奶已经是一个老人。不同于一般农村老太太的邋遢与笨拙,我的姑奶奶俊秀而灵巧。她给我做鞋,做衣服,做书包。白色的确良的书包,滚荷叶边,一边绣着金鱼,一边绣着花篮,那摆动的鱼尾和飞扬的飘带,仿佛就在眼前。

    哥哥的孩子出生时,姑奶奶还做了棉衣裳托人捎过来。家族的每一个孩子,都被她装扮过。

    前几年,姑奶奶得了白内障,几乎失明,作为退休医生的表伯帮她做了手术。只是耳聋越来越严重。我记得大概七八年前,姑奶奶曾对我妈说,聋了好,他们叫我干活,我就假装听不见。

    姑奶奶的婆婆,活了一百零三岁才去世。那个年代的婆婆,到老都是要使唤媳妇的。姑奶奶的儿子,连着生了五个女儿,年逾不惑,才得来一个儿子。为了躲避计划生育,四处流浪。姑奶奶原本有一个女儿,小时候就送给了家境较好的大伯子做养女。表姑在南京长大,现已六十多岁,很少回来。

    这两年,姑奶奶常在我叔叔家住。侄子们倒是比亲生儿女孝顺。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视频上,姑奶奶一直喃喃的说,小苏长变了,长变了。我跟她说句话,旁边的人再大声重复给她。这样的交流很困难,除了叫她保重身体,我也不知该说什么。想挂断,却感到她是那么不舍。

    去年,姑奶奶还托人给父亲捎话,说想来深圳。考虑到她年事已高,不宜奔波,父亲终究没有接她过来。

    我已经想不起来上次在老家见到她是什么时候。只记得有一年,我和父亲一起去看她,父亲给了她五十块钱。我说太少了,父亲说,要是给一百,她就舍不得花给儿子了。就这五十块,还特意换成零钱。

    眼前总是浮现这样一幅画面:麦田,远树,苍茫的天,姑奶奶躺在那儿。

    希望她走的时候,没有感觉到冷,没有感觉到痛。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