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尘飘絮

飘尘和飘絮,浪漫老情侣。六十开博客,晚岁多旖旎。

 
 
 

日志

 
 

往事飘零(12): 芝麻叶~麻擀盐  

2011-10-14 18:15:45|  分类: 原创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芝麻叶~麻擀盐

     

往事飘零(12):    芝麻叶~麻擀盐 - 飘尘和飘絮 - 飘尘和飘絮

       不知哪一天,阳台上花盆里偷偷钻出几棵嫩芽,像苋菜又像荆芥,又好像都不是。又过了几天,嫩绿的叶片上长出了白色的小毛毛,仔细辨认,这不是芝麻苗嘛?可是哪里飞来的芝麻种子啊?忽然忆起,大概是早些天晾晒芝麻时洒出的吧。那还是三年前从老家来南方时弟弟特意送给我们的,一直珍藏着舍不得吃掉,只是偶尔思念家乡风味了,抓两把做成“麻擀盐”当小菜吃几天。

       把芝麻洗净炒焦,再和细盐放在一起用小擀杖擀碎,就成了咸香鲜美的“麻擀盐”了。小时候家里穷,买不起菜,生产队又不让私人种菜,集体种了一个菜园,管着几十户人家吃,一个月也分不上两三回菜。所以我们就很少吃菜。记得奶奶常给一家人做“麻擀盐”当菜下饭。为了节省芝麻,常在里面加了过量的盐,加上“麻擀盐”很碎,筷子很难夹到,只能用筷头蘸着吃。尽管这样,每次奶奶做了“麻擀盐”,我们弟兄几个都兴高采烈,争相抢食。为了能多吃到“麻擀盐”,二哥不用筷子夹,而是把“红薯面馍”撕下一块,往盘子里用力一摁,馍上就沾了很多。我们看二哥的方法好,都照着做,一盘“麻擀盐”三下五去二就被抢光了。奶奶看着,哭笑不是,总是说:“菜咋能那样吃啊?说过多少回了,东院五爷家一个咸鸡蛋就吃了三天哩!”

        现在我们做的“麻擀盐”不放那么多盐了。芝麻本来就很香,炒熟之后更香,再加上盐的提味,那香味就格外鲜美,还没做好就满屋弥漫着诱人的香味,闻着就想直流口水。可是,一吃起来总感觉没有那时候奶奶做的好吃,没有儿时那种狼吞虎咽的气氛,做了一碟一个星期还没吃完。

       五棵芝麻渐渐长高,居然开花了,结蒴了。俗话说:“芝麻开花节节高”,进入成熟期的芝麻,每开花一次,就拔高一节,接着再开花,再继续拔高。随着粉红的花朵谢去,带出了深绿色的蒴儿,蒴儿里面孕育着一排排白色的芝麻粒儿,芝麻粒儿的含油量很高,达50%左右。芝麻的叶子慢慢褪去了茸毛,下面的像巴掌,上面的像柳叶,墨绿墨绿的泛着油光。每当看着它们,我就想起早年掐芝麻叶的情景。

       在那“半年糠菜半年粮”的公社年代,红薯面、玉米糁和芝麻叶面条是人们赖以生存的“主力军”食物。芝麻叶 现在是一种养生的黑色蔬菜,那年月却是用来糊口裹腹的。因为它放在面条饭里,既可以当菜还可以糊锅(使饭变稠一些),所以是终日为米面所愁的家庭主妇之最爱。很多家庭半年甚至整年的面条下锅菜都是这种“芝麻叶”。

       芝麻“杀顶”(不再结蒴)时节,就可以掐芝麻叶了。掐得早了影响芝麻结籽饱粒,晚了叶子变老不好吃,所以一定要掌握好时节。一般是在早上,前一天晚上生产队长通知各家做好准备,第二天凌晨以钟声为号,全队各家一齐下地掐芝麻叶。只见一阵急骤的钟声响过,早已起床等待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从各自家里冲锋陷阵般冲出,像“跑老日”一样一齐向队里的芝麻地跑去。筐子、篓子、袋子、单子,只要是能装能包的工具,都被拿到了地里。霎时间,几十亩芝麻地就像过蚂蚱一样布满黑压压的人群,没有人磨洋工,也没人说闲话,只听见满地像下雨一样一片“刷刷”声。

        掐芝麻叶看似简单,可也是个技术活儿。有的男人徒有一身力气,两只手笨得像猪脚,一片一片慢腾腾的看着就让人着急。掐到手的叶子要么顺手流,要么掐几片就得往篮里放。女人们手脚麻利,指头掐着巴掌攥着,一连掐几棵才往筐里放一回,筐子里码得整齐瓷实,就像变魔术一样,眨眼筐子就满了。聪明的男人就让女人孩子们掐,自己当起了运输兵。

        掐回来的芝麻叶还得烧沸水在锅里榨,榨到原本墨绿色的芝麻叶变成了略带黄绿的淡黑色,芝麻叶梗用指甲掐得动才好。捞出来榨制过的芝麻叶,扫开一片场院,把热气腾腾的芝麻叶在土地上撒开晾晒。晾晒过程中还要在地上揉几遍,直到揉挛成一个个单个的叶条条,再晒干透才能收藏起来,不然就容易返潮沤烂。只有在这种土质的场地上反复揉挛晾晒,接了地气的芝麻叶,吃起来才最地道、最纯正,在水泥地上晒干或者直接下锅的,口感就相差甚远。珍贵的干芝麻叶人们舍不得随便食用,而是储存起来冬春青黄不接时吃。现在丰衣足食了,人们也只有在年、节或是待客时拿出来做一顿芝麻叶面条。

       干芝麻叶事先得在水里浸泡三四个钟头,泡泛之后再反复淘洗干净,挤干水分,才可以食用。下锅前,先拌上食盐、葱花、小磨油腌浸一阵,味道更佳。不论是凉拌、炒制、熬菜还是下到面条锅里,油润润的口感极好,那滋味香得让人回味无穷。所以,现在都市的人们在饭店西餐大菜吃过之后,再来一碗芝麻叶面条,那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只可惜好多人只知道恣意享受,殊不知芝麻叶还有这么繁杂的制作过程,还要人们付出这么艰辛的劳作。

       中秋已过,天气渐凉,家乡的芝麻早已收割,我知道阳台上这几棵已经不会结出饱实的籽实了,可是想吃一顿芝麻叶面条一饱口福。于是我掐下它们的叶子,放在水里煮一会儿。数量太少,也找不到土质的地面,只好将就着把煮变色的叶子拌些麻油和盐,做了两碗面条。虽说远远不及正宗的芝麻叶面条,可是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家乡,回到了黄土地。

 芝麻,美食也! - 一笑堂 - 网易山庄·一笑堂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