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尘飘絮

飘尘和飘絮,浪漫老情侣。六十开博客,晚岁多旖旎。

 
 
 

日志

 
 

哥俩好(小小说)  

2011-07-05 13:00:4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以前,刘岗镇还是一个小村子,那时不叫刘岗而叫刘圪垱。刘圪垱村28户人家清一色都姓刘,没出五服(五代)的占多数。金山金田两家虽然已经出了五服,可是处得比亲弟兄还亲,村里人说他们除了老婆是各人的别的啥都像是一家的。有人甚至背地里说他俩还换着老婆睡觉哩,几个“老光杆”嫉妒得直开骂,不过这事儿没有根据咱不能瞎说。

说也奇怪,金山金田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桌,俩人好得多个头,一回也没红过脸。后来结婚了,老婆也是一个村的都姓吉,金山家的叫秋云,金田家的叫秋霞,还是没出老三门儿的近房姊妹哩。定亲以后,两家商定选在腊月初六同一天结婚。

那时候有人传说县里规划新建一个刘岗乡,乡政府就在刘圪垱这地方建起。两家老人趁着儿子结婚的机会,同时申请宅基地建新房。村长知道他两家关系亲密,就把他们的宅基地批在了一起。还说,别看这地方有些偏,将来形势发展了,可能就是临街房,你们做个小生意多美呀!俩老汉美滋滋的,知道村长啥意思,一家给他送了两条“白河桥”烟。

开工了。两家商定合用一个建筑队,规划、购料、建筑,工程队一手包,统一放线,统一施工。为了节约,房子是伙山(中间和用一面墙),院墙是伙建。最后统一结算,两家平均摊钱。一样的四间平房,一样的红砖院墙,一样的兰瓦门楼朱漆大门,一个村的人都眼企(羡慕),都夸两家搁合得好。结婚后,两家都跟儿子分开过,让小两口住到了新房里,金山金田就成了挨门邻居。

住得近了,来往办事更加方便,甚至站在自己院里就能跟对方搭上腔。他们在各自的院墙根下垒个二尺高的台阶,来回传递个东西就不再出大门了。这天,金田的小舅子来了,秋霞站到院里对着西边喊一声,金山哥,我哥来了,你快过来陪着喝两盅!金山答应一声,好咧—— !进屋拎着一瓶“赊店大曲”就过去了。秋霞正炒着菜,手一伸,盐罐里空了,唉!又忘记买盐了。一面说一面大步走到小台阶上,扒着墙头喊,秋云,我没盐了,快给我抓把盐!秋云捧着盐罐出来,登上台阶举过墙头,给,自己伸手抓!

下午送走了客人,金山金田掂着镢锛下地砍高粱。哪知金田不胜酒力手脖发软,一錛下去砍在了迎面骨上,露出白煞煞的骨头茬子。这下好了,整整一个秋天金田没下得床,家里大活重活金山就算包下了,连吃水都是他去井上挑的。金田俩人过意不去,买了两双皮鞋送给他们。

为了用水方便,金山花100多块钱在院里打了一眼压水井。秋云对秋霞说,往后就别去老井摇辘轳了,俺这大门白天不上闩,啥时用水你就过来拎。有天下雨,秋霞拎水做午饭,回到自家门口了,脚下一滑摔了个仰巴叉。金山知道了说,其实咱两家这院墙也没啥使处,不如扒开一段,你们拎水就近多了。三个人都说好,立马行动扒开了一丈多宽。

院墙扒开了,来往更方便。可是没出一个月,他们又嫌不方便了。不说别的,大热天在院里擦洗擦洗身子就不随便。

金田的脚受损后,落了点小残疾,走路一踮一踮的。他把责任田让出去二亩多,养了一头老母猪、五只奶山羊,想从副业上弥补损失。金山家地里活多,就没养猪羊,只养了20多只下蛋鸡。没了院墙,鸡鸭畜生就到处跑开了。傍晚喂鸡时,它们混在一起咋也赶不开。一时半遭没有啥,可日子不可长算,时间久了,金田家总嫌吃亏。嘴里不便说,心里犯嘀咕。下雨天,金田家的猪羊单往西院跑,猪爱拱泥,羊爱爬高,弄得金山家一片狼藉。金山气得扯着嗓子吼,金田听见了给老婆说,这是有意叫咱听的啊!俩人心里又划上一道。

金山家的宝宝都5岁了,金田家的肚子还是瘪夹夹,急得两口子日夜加班,可是越急越拉不开栓。金田说,人家隔着裤子应一下就能种上。咱俩就像一辆破摩托,蹬一下“突突”两声,蹬一下“突突”两声,就是发动不开。叫咱见人低半截!他们一见金山在院里和宝宝耍着玩,就会升起一股无名火,转身离开不愿看。金山家秋云呢,是个炮筒性子,见了秋霞就问是咋了?催着人家上医院看,要不找瞎子算算(算命)。回数多了,秋霞总想着她是在笑话自己,躲着不愿见她。宝宝呢,偏爱到东院和叔叔家的小羊羔逗着玩儿,两口子一看见就觉得扎眼。宝宝对秋霞说,妈妈说再给俺生个小妹妹。两口子互相递个眼色,以为又是秋云指派来气他们的。一来二去,两家慢慢生分起来。

吉秋云发现一只老母鸡光“咯哒”不下蛋,第二天看不见它时就到处找。找到金田家,看到正在鸡窝里卧着,心想:原来这麽多天你一直是在甜欢人家啊!秋云猫着腰偷偷过去,眼疾手快抓过老母鸡。她左手攥紧两个翅膀跟,右手来回打着母鸡的脸,打一下嘴里说一句,打死你个痨窝鸡(发情期的鸡,只占窝不下蛋)!痨空窝,不下蛋!

那咋了?俺这院里算是地面斜,人不中用,鸡也痨空窝!吉秋霞越想火气越大,终于像气球一样憋破了,窜过去指着吉秋云说,你说谁是痨空窝?你是说谁的?!

我可是说老母鸡的,你别拿屎罐子往自己头上扣。吉秋云不承认肮脏了她。

你的鸡是自己过来的,谁稀罕你那一个鸡蛋?

自己来你就不会赶它走啊?

谁知道它来了?我还能看着它呀?有本事你可别叫它过来!

你看我有没有本事?我就是不叫它过来了!

吉秋云气呼呼的回到自家院里,一摞一摞地搬来砖头,要把院墙堵起来。

两家的男人看到这层窗户纸已经捅破,不可能再遮掩,也不可能修复好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院墙重新建起来吧!

谁也不商量,谁也不说话。女人运砖男人垒,在各自的地盘干开了。原来的破院墙被夹在中间,两道结实的红砖院墙矗立起来。

金田就势把自家的楼门也重新修了。金山不但重修了楼门,又加高了一尺多。

第二天早上,村主任正在吃饭,金田硬把饭碗夺下,拉他过去评理。

金田说,他不论理,把楼门修那么高,不是明欺负人嘛!

金山说,我的地盘我当家,想咋修就咋修。

你们看,那是啥?村长指着东边远远开来的一辆推土机说,乡里决定要扩街,北大街要向这里延伸过来。今天就安排推土机清障了。

这是我们的地皮,你们扩街为啥也不商量一下?金山金田同时说。

你们的地皮?回去叫你爹拿出房产证看看,这里开始规划就是一条街,你们的宅基地边界只到房檐下!

……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