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尘飘絮

飘尘和飘絮,浪漫老情侣。六十开博客,晚岁多旖旎。

 
 
 

日志

 
 

飘零往事(4):书记的妙招  

2011-07-11 13:19:44|  分类: 原创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九十年代,鸡鸣镇大搞植树造林。每年年底就开始挖树坑,公路旁、沟渠旁、大方田之间的干道两边,都有规划。镇里把规划分到村,村里再分到户。甚至机关部门、学校师生都分有任务。即使天寒地冻、风冽雪飘,也要突击完成。一个树坑要挖一米见方,都是人工用䦆头、铁锨挖的。遇到礓石地或是封冻地,一镐下去一个白印儿,挺费劲儿的。

春节刚过,镇里就花几万、10几万元买来大车大车的杨树苗,分到各村各单位,限定时间统一栽上。县里还要组织验收评比,奖优罚劣,声势可大啦。年复一年,年年如此。“植树造林”成了当地每年冬春的“重中之重”。

俗话说;“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一棵树至少要10年8年才能成材吧,为什么鸡鸣镇却要年年种树呢?原来这里的树木不好管理,年年种树年年毁,只见种树不见林。往往树苗栽下后,有人偷偷拔回家去栽到自己的房前屋后;有的小孩子缺乏教养,边走边撧看好玩儿 ,一路走过,一行树都折了头;有的骑车行路人遇到泥泞,随手折断一棵去刮泥。更有甚者,你会看见路两旁用镰刀砍下的白茬子一棵连一棵,一望老远;有的人怕树长大了影响他的庄稼生长,提壶热水往树根上一棵一棵浇下去,这树就“无缘无故”死掉了。尽管镇里写了无数标语,“植树造林,人人有责”,“护林光荣,毁林可耻”,“要想富,多种树”,可是人们置若罔闻。尽管每个路段都派有护林工,可也是防不胜防。官员们为此大伤脑筋,无计可施。

这年,鸡鸣镇来了个王书记,他为这事焦得一个春节都没得安生,终于想出一个妙招。过罢年初六一上班,他就安排人们做了100多个水泥板,板子做得人把高、拃把厚、一两尺宽。制成后分到各村,一一栽在 村头路口惹眼处。又找两个书法好的中学老师,用红漆在上面写上标语。最惹眼的就是这些标语,全是他和秘书熬了一个通宵创作出来的。还能记起的比方有:“毁树坏良心,断子又绝孙! ”  “今天毁树一棵,明天全家死绝!”“折树指头断,谨防瞎了眼!”“毁树一棵,死掉一窝!”“撧树的,是坏人儿;一辈子,打光棍儿”;“毁树寿命短,出门汽车碾”……

尽管有人不赞成,说是低级趣味,不文明,但王书记态度坚决不动摇。不料这法子还真管用了,只见一拨拨人们在标语牌前指指画画,说说笑笑,路边的树苗却安然无恙。站在路口打眼望去,一行行树苗齐刷刷的,像操练的队伍,连个缺苗断垄都找不到 。夏天来了,树叶子长得巴掌大,风一吹哗啦啦响。

       县里听说了,要组织全县观摩。消息传到鸡鸣镇,一夜之间标语牌全没了。县长叫王书记介绍护林经验,王书记说:“也没啥说的,主要就是做好宣传教育,抓好精神文明建设,让群众真正明白‘植树造林’的重大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