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尘飘絮

飘尘和飘絮,浪漫老情侣。六十开博客,晚岁多旖旎。

 
 
 

日志

 
 

破房烂屋老鼠多  

2011-05-31 11:49:05|  分类: 原创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鼠一家的开心生活 - 潇湘水云 - 秋日思语

         上了点岁数的人都有捉老鼠的经历,越是陈旧破烂的房屋里,老鼠的生命力越强,繁殖力越旺盛。刚造起的新房子是不适宜老鼠生存的,即使有了老鼠,人们也容易捉到,或者不多费力就会把它赶走。离开了屋子的老鼠,就成了众矢之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破烂的房子,最便于老鼠生活和繁殖。墙缝里它能钻,墙根墙角能打洞,旮旮旯旯里,杂物堆里,都是它躲藏、生活的地方。甚至你的棉被里,衣柜里,它也可以钻进去睡一觉。即使你看见了它,它哧溜一下,随便往哪儿一钻,你这个大活人算傻眼了  。即使它一时没找到躲藏处,你要去捉它,满屋全是碍手碍脚的破烂物什,根本拿它没办法。更有甚者,胆大的老鼠还胆敢在屋梁上跑来跑去挑逗你。

          眼下,中国的贪腐官员“前腐后继”、层出不穷,已是世人皆知,甚至国人对惩治腐败已经冷漠、失望。不管制度多么严密,不管口号多么响亮,不管手段多么强硬,贪腐官员依然雨后春笋般“茁壮成长”。就如那破烂的房屋里鼠患成灾,人们束手无策。这不能不引起国人的反思——原因何在?

        本人孤陋寡闻,不会有什么高见。只是近看《南方周末》载文,谈香港官员如何花公款,有些感触。分析思考香港和国外的实例,愚以为:“反腐”不如“限腐”。前者是“捉老鼠”,后者是“防鼠患”;前者是“扬汤止沸”,后者是“釜底抽薪”。

       我国的反腐败,没有事先防范的机制,基本上是采用事后查处的形式,“民不举,官不究”。就象猫捉老鼠,看见一个捉一个。或者是等到有人告诉它哪里有老鼠了,它再去捉。而香港和国外的做法则是“限腐”,“控腐”,防范在先。他们制度严密 ,细微化、具体化,便于控制、便于操作。象是住在装饰一新的房子里,老鼠难以生存。

        香港等地真正做到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制度监督和舆论监督双管齐下,不受任何约束,没有任何压力,让公款消费完全暴露在阳光下,不给腐败以滋生的土壤,把老鼠杀死在“鼠崽”时期,甚至是“鼠腹”之中。而我们则是“投鼠忌器”,又想捉着老鼠,又怕弄脏了房子。这样难免培养了老鼠的胆量,以至于硕鼠满仓。

        先看一个新西兰的例子。鼠一家的开心生活 - 潇湘水云 - 秋日思语

        新西兰前房屋部长希特利是该国资深 的内阁高官,政绩瞩目,下届总理最热门的候选人之一。然而,竟然因为公款报销了两瓶酒而使这位部长惨丢“乌纱”。

        希特利因约同事到家里共进晚餐,在一家超市买酒时发现忘了带钱包,犹豫不决之后用公务招待信用卡支付了约1000元新西兰币,购买了两瓶酒。后来他谎称那两瓶酒是用于公务招待做了公款报销。        

        一星期后,政府的审计员对他的报销账单做审计,怀疑那两瓶酒的账单有问题,向审计长作了汇报。
        审计长感到事态严重,立即成立了以自己为组长的调查组。

        调查组查清事实后,立刻向内阁会议作了报告。
        事情很快被媒体获知,随即被连篇累牍地报道出来。
        希特利马上退还了两瓶酒的钱,还通过媒体向公众做出了深刻的道歉和反省,并向总理递交了辞呈,总理接受了他的辞职请求。
        随后,检察机关向法院提出诉讼,追究希特利的法律责任。根据新西兰的法律,希特利的行经,很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这还没完,希特利的丑闻,在惠灵顿、奥克兰、汉密尔顿等地,引起了人们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在新西兰老百姓看来,两瓶酒的腐败就是天大的腐败,如果不依法追究政府的渎职和监管责任,这件事就没完。
        一个政绩显赫的房屋部长,报销了区区两瓶酒,竟引起媒体连篇累牍的“轰炸”,竟引起
人们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这样的舆论监督我们有吗?我们敢吗?没有,也不敢。没有、不敢就是对贪腐官员的保护。有人保着,有人护着,他为什么不“茁壮成长”呢?不茁壮成长对得起他的保护者吗?

        在新西兰老百姓看来,两瓶酒的腐败就是天大的腐败。所以,他们能把腐败消灭在区区两瓶酒的“萌芽期”。而我们的腐败官员,不长成“参天大树”是不可能被发现的(其实没有被发现的“参天大树”多的是,说是森林也不为过)。然而,如果动手砍掉这棵大树,这棵树为了自保,再拿敛来的不义之财去打通关节,不知还会由此产生出多少棵“腐败之树”呢?岂不就“层出不穷”了吗?我们有肥沃的土壤,充足的阳光和水分,有苗不愁长啊!

         别人的做法,我们为什么做不来?不是做不来,而是不想做。如果不是不想做,那么就是有个什么东西捆着了手脚。这根捆着手脚的绳子不砍断,你就治不了腐败。

         再来看香港。鼠一家的开心生活 - 潇湘水云 - 秋日思语

        据《南方周末》介绍,香港特区政府的透明和节俭让人惊讶。

       香港对公款招待有严格的规定(制度严密)    午餐、晚宴人均上限分别为350与450港元,在金贵的香港中环,这只够几个人点份勉强说得过去的西式套餐,或在嘈杂的中餐馆大厅里,来桌最寻常的五菜一汤。

        内地法官李从(化名)2009年曾参观访问过香港高等法院,午餐由高院宴请。说“宴请”也许过于隆重,更确切地说,那只是一顿外卖自助餐。五菜一汤,盛在一个分格的保温金属盒子里。“都是些家常小菜,档次类似于麻婆豆腐,没有酒水,都是饮料。” 用餐地点是香港高院的一间会议厅。几位高院的法官就这么一边进餐,一边与内地的同行聊天。

  这就是香港官员公务接待的标准。我们内地大大小小的“李法官”们不无感慨吧?

      香港的所有公务接待都必须提前申请报备,表格内容包括:宴请人数、宾客名单、宴请缘由、陪同人员、预计费用、人均支出以及按照香港环境保护署保护鲸的要求所签署的一个“未点鱼翅”的声明。

     几位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内地官员也发现,在港访问考察期间,被香港官员以私人名义宴请的机会比公务宴请要多得多。原因是,在香港,官员的普遍心态是怕麻烦:公款吃喝除了申请复杂外,即使核准通过,日后审计署将审计结果公之于众,万一有不妥之处被媒体或公众发现,得不偿失。一个“申请复杂”,一个“公之于众”,一个“限制”,一个“阳光”,想吃点儿、贪点儿,浑水摸鱼,容易吗?      

        香港的监督机制十分严密、精细。       香港立法会的质询会议定期在每周三上午11点开始,是议员问责、监督政府的重要途径。

  按规定,被质询的部门官员必须到会议现场做书面或口头答复,接受议员发问。并且,言之必须有物,会议全程会在香港电视台中直播,若回答不慎,将直接影响到被质询官员的公众形象。此前,有官员回答关于高铁建设的质询时被认为打了“官腔”,结果引发市民抗议。他们的官儿也太“难”当了,如履薄冰,如坐火山。哪象我们这边儿,到处有空可钻,吃多少,喝多少,捞多少,谁能知晓?大树底下好乘凉,养尊处优肥胖胖。

    除了立法会议员的质询外,普通公众如果想获得更多的政府公开信息与账本,可登陆香港审计署网站下载审计报告。审计报告中对港府各部门的“三公”开支及其它一切涉公资料,都有明晰的披露。

  每份审计报告都长达近百页,审计对象事无巨细:官员平均办公面积、公车使用记录、公务出访入住的酒店、邀请艺人出席活动的酬金、活动上购买的蒸馏水费用……

  这些公务支出一律被审计署视为“敏感开支”严加监督,因为它关乎政府信誉。而我们关心“政府信誉”的做法则是“家丑不可外扬”,惟恐贪官们的丑闻外扬、丑行“外延”(节外生枝),能捂则捂,能压则压。有资料说,要了解官场的实际腐败程度,有一个计算公式:被查处的腐败案件 + 腐败黑数 = 实际腐败数。所谓"腐败黑数",是指确已发生但未发现,或虽发现但未惩处,因而没有计算到腐败案件统计中的腐败官员数量占腐败官员总数的比例。国际上习惯用百分比来表示腐败黑数的大小。我国的腐败黑数究竟是多少?有的学者估计80%以上,有的学者则认为达到了95%。 这就是说,查处曝光的腐败案件仅占腐败总数的5-20%。

   曾荫权曾经公布的一份公务开支清单,就是香港一家传媒直接给特首办公室发邮件索要,仅半天时间,清单即回复到记者邮箱。我们的哪一级政府、哪一个单位能这样做?能够做得到?         

          其实,并非香港政府的官员比我们内地官员素质高,更不是香港政府官员不愿意去拿公款大吃大喝。归根结底,还是香港政府官员无法用公款大吃大喝。因为香港政府的财政预算公开而透明,政府及各部门的财政预算也是毫无保留地向公众展示并接受公众查询和质询。而相比之下,我们内地政府的财政预算则是模糊和含糊的,甚至完全不给予公开。
        而财政预算不公开,也就必然导致吃喝风盛行。反正你不知道我吃喝了多少,万元在预算内,百万元同样也在预算内。至于纳税人,也就无法提出质询和给予监督。没有了质询和监督的公务消费,还不是“脱缰的野马”可以肆无忌惮的奔跑?

       不久前,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快实行财政预算公开,让人民知道政府花了多少钱,办了什么事。只有预算公开了,我们才能看到纳税人的钱究竟用在哪里;也只有预算公开了,政府及相关部门才能更好的接受公众监督。

        预算不仅要公开,而且还需“细化”。象港府那样,一个部门在网上公开的财政预算情况、支出情况可能多达数百页,细化到了“一张公务用纸”、“一张桌椅的维修”。在这种细化的情况下,政府部门的开销可谓“有目共睹”,事无巨细均在老百姓的眼皮底下。而唯有如此,我们才能真正的遏制住三公浪费,堵住腐败的路子。

        香港政府对公务用车也有严密明确的规定

  全港公务员近17万人,首长级以上官员大约1200人左右,属于港府的精英层。只有精英层中的精英,也就是特首、政务司司长等各个司局的正职配有专车。加上终审法院的首席法官、立法会主席,全港享有专车待遇的公职人员仅二十余名。

    立法会的公车就只有三辆,分别提供给主席、秘书长与秘书处,两年前,秘书长的公车还从轿车换成了七座多用途客车,以方便议员借用到各地视察。

  至于公车私用,媒体掌握全港高级官员的公车车号,曾有官员开公车上班时顺路载孩子上学,下班时顺路停在路边到市场买菜,都被传媒迅速锁定、放大,最终道歉了事。真是令人咂舌啊?

  事实上,很多时候,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是港府官员的习惯。让上述内地法官李从吃惊的是,一次赶赴原香港律政司司长梁爱诗以个人名义宴请的餐馆时,他发现,这位近70岁的老太太,香港前高级官员,是一个人坐着地铁前来赴宴的。

        港府特首曾荫权 2010年赴海南出席博鳌亚洲论坛,除去往返机票5572港元,其余支出511港元;2008年赴广州拜会广东省相关领导,支出420港元,包括往返交通。

      2008年,曾荫权为香港某驻旧金山办事处担任主礼嘉宾,机票费用一栏显示为零。原因是彼时恰好是曾荫权私人前往美国休假期间,反正特首也要付出机票,正好顺路办点公事于是,“公家”就这么占了回特首的便宜。反之则不行。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罗列这么多,原因是对人家的这些做法太欣赏了。看惯了本地硕鼠们的“伟大创举”,反而觉得别人的东西有些不可思议了。破烂的屋子适宜老鼠生存繁殖,而要消灭它障碍物又太多;不如新的房子,让它压根就无法生存,治理它也容易多了。如果我们不是“叶公好龙”,就让我们“忍痛割爱”,来一次房间大扫除,丢弃那些碍手碍脚的破烂家什;如果我们不是“叶公好龙”,就让我们彻底翻修装饰我们的房间,不给老鼠以生存繁衍之地;如果我们不是“叶公好龙”,就让我们请来左邻右舍瞪大眼睛帮助我们查鼠情、堵鼠洞、灭鼠患吧!

        “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了他们的生命,难道我们还有什么个人利益不能放弃,有什么缺点错误不能够改正么?”我们这么伟大的组织、这么伟大的组员,学学港人的治鼠方法,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吗 ?

 最高境界 - 飘尘和飘絮 - 飘尘和飘絮

 

资料:

1.        据国家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统计局调研数据显示,2005年以来,我国财政行政事业公用经费支出每年增加1000多亿元,2007年以来,该项经费支出已接近9000亿元,其中公务用车消费占比较高。目前,党政机关及行政事业单位公务用车总量为200多万辆,每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1500亿元~2000亿元(不包括医院、学校、国企、军队以及超编配车)。每年公务用车购置费支出增长率为20%以上。

2.      在2010年4月8日,CCTV的《音信1+1》栏目中泄露,中国行政开支,仅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3公费高达9000亿元。

3.     据资料显示,我国一年公款吃喝至少在2000亿元以上。”谈到公款吃喝问题,来自江西的全国政协委员崔琳甚是痛心,“长期以来,公款吃喝是存在于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的一个引人关注的现象,也是人民群众议论多、反映强烈的一个问题。” (2007年)

 (4780)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